回鹘(突厥)文剧本-戏曲剧目

新疆曾发现了几种回鹘文的《弥勒会见记》:一为二十世纪初德 国考古队在吐鲁番地区找到的六个抄本残卷,德国学者按其出土地 点称之为“胜金口本”(两种)和“木头沟本”(两种),还有两种出土地 点不明。其中以胜金口本保留下来的页数最多,完好的有十几张,但 仍只占全书的十分之一。这些残卷分别收藏在前联邦德国海因茨科 学院和柏林前民主德国国家科学院,德国学者葛玛丽于1957年和 1961年分别将其影印出版。一为1959年哈密县天山公社发现的较 为完整的本子,共约二百九十三页五百八十六面(内完好者一百一十 四页二百二十八面),墨书,每面三十行,少数三十一行。装帧形式为 梵笑式。每一幕前用红墨书写标出故事地点③,每一幕结束时也标明此幕名称等。这和吐火罗文本一样,但是它没有在题目上标明为 剧本,也没有标出每场的出场人物和演唱曲调,吐火罗文本的唱词内 容,在回鹘文本里则用对话形式代替了。因而从文本来看,回鹘本比 吐火罗本的剧本特征要弱。抄写字体可清晰地分成三种,出自不同 的抄者之手。现在残卷里已经找到两个抄者名字,即法尊萨里(第十 幕第八页背面末行)和土克•促帕•阿凯(见00626号残文右部)。哈 密本全剧共存序章和二十五幕正文,德国残卷可看出尚有二十六、二 十七两幕,为全剧的尾声。可见这个剧本由序章和二十七幕组成。 回鹘文本《弥勒会见记》的产生年代,学术界有不同看法,而其中八至 九世纪之间的说法为人们所普遍接受。

在本世纪初欧洲人发现回鹘文本《弥勒会见记》残卷的时候,由 于其戏剧特征不强,没有认为它体现为剧本的形式,有人干脆将其名 字音译为《弥勒三密底经》。后来直接标明为剧本体裁的吐火罗文本 发现了,才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比照的机会,知道了回鹘文本正处在从 戏剧形式蜕变的过程中。由于这些剧本自始至终都没有翻译成汉 文,所以它们对于内地戏曲题材没有发生明显影响。

①季羡林:《谈新疆博物馆藏吐火罗文A〈弥勒会见记剧本>》,《文物》1983年第1期。 文中有空缺,季羡林先生根据回鹘文本的《弥勒会见记剧本》,指出这里应该是 “婆波离的逢罗门举行布施大会”诸字。

②见耿世民:《古代维吾尔语佛原始剧本〈弥勒会见记 >(哈密写本)研究》,《文史》 第12辑,1982年。

③沈达人认为所标系包含法言的事件发生地点,为传播佛法服务而非为戏剧场景 服务,亦备一说。见《〈弥勒会见记〉形态辨析》,《戏剧艺术>1990年第1期。

回鹘(突厥)文剧本-戏曲剧目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1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