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明初杂剧-戏曲剧目

元杂剧的总数很难统计,因为一些作品为由元入明人作,很难断 定其创作的具体朝代,还有许多无名氏剧目则分不清是元代还是明 代作品。即使是元人钟嗣成《录鬼簿》里所统计的数字,也因为该书 在后世流传版本的不同而有差异。如果以比较完整而又接近古本的 清人曹寅校辑《楝亭藏书十二种》本为基准进行统计,就得到剧目四 百五十二种。明初朱权《太和正音谱》所录元杂剧标明为五百三十五 种,但实际所录加上后面四位所谓“娼夫”的作品一共是四百二十七 种,又有古今无名氏的杂剧一百一十本,其中有多少是元代作品就不 知道了。今人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版)收录有作者姓名可考的元人作品五百三十六种,又附元明无名氏 作品四百一十九种。以上所说无名氏作品里,肯定有一部分是明初 人作,因为明初杂剧创作仍然沿袭了元代格范,不易区分。确实知道 为明代初期的杂剧作品,《太和正音谱》列有三十三种,《录鬼簿续编》 又多出六十余种,其实还应该再加上周宪王朱有燉所作三十一种。 这样,就得到元代和明初一共创作了杂剧作品一千种以上的数字。 当然这只是今天的统计,明嘉靖年间李开先说他家里就保存元杂剧 剧本一千余种(见《闲居集》),可惜具体剧目没有留下来。

元杂剧的存本,有元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又有明•臧懋循《元曲 选》、脉望馆抄校本古今杂剧等明人刊本和抄本,除去重复和明显为 明人作的以外,多出六十七种,一共为九十七种。如果把明初杂剧和 元明无名氏杂剧都加进去(包括朱有燉杂剧三十一种),一共为一百 九十种。

元杂剧作家的数目,曹本《录鬼簿》里为八十人,《太和正音谱》里 为七十六人(包括“娼夫”四人),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统计为 九十七人。明初杂剧作者见于各种记载的又有二十余人(截止到朱 有燉)。元杂剧作者的身份大多为社会下等阶层人士,生平不知,一 些步人官场的人也大多充任下层吏属偏鄙之职,如“省橡”、“路吏” 等,钟嗣成《录鬼簿序》所说“门第卑微,职位不振”之类,即使是混到 了一官半职,也都是由笔吏刀卒营运积年夤缘得进,如梁进之由警巡 院判出身做到和/H知州、李时中由中书省橡升任工部主事之类。因 此,他们没有前代和后辈文人自视清高的酸腐,比较注重实际和接近 平民生活,他们能够写出反映社会面广阔而生活气息浓厚的元杂剧 实在是历史的赋予。明初作家成分发生变化,杂剧大多为附庸风雅 的帮闲文人执笔,其内容的空虚就成为必然。

元杂剧作家在当时就巳经分出了高下,如元•周德清《中原音韵 序》曰:“乐府之盛之备之难,莫如今时,其备则自关、郑、白、马。”所谓 “关、郑、白、马”,指关汉卿、郑光祖、白朴、马致远,可见他们在元代就 已经受到推崇。关汉卿号已斋叟,大都人,为太医院尹。作有杂剧六 十余种,今存十八种(其中几种有说为他人作),代表作有《窦娥冤》、 《望江亭》、《单刀会》、《救风尘》、《鲁斋郎》等。关汉卿是一位生活在 下层民众之中而又十分熟悉剧场情况的作家,他的作品既具有深广 的社会内容又都是易于演出的“场上之曲”,这为他在戏曲界带来了 很高的声誉,被人称为“驱梨园领袖,总编修师首,捻杂剧班头”(贾仲 明吊词)。关汉卿的时代正处在杂剧早期定型时期,他一生的勤奋写 作,为后世提供了大量杂剧格式的规范和样本,所以元•钟嗣成在编 写《录鬼簿》时把他放在第一位。明藩王朱权说他“初为杂剧之始,故 卓以前列”(《太和正音谱》),虽然大有不以为然的意思,也说出一点 实情。关汉卿剧作的风格直截而显露,随意命笔,豪迈不羁,充满激 情,富有活力。朱权说他如“琼筵醉客”,何良俊说“关之词激厉而少 蕴藉”(《四友斋丛说》),都有所中的但不完备。关汉卿在中国戏曲史 上的开创地位是史有共睹的。马致远号东篱,大都人,曾担任从五品

元和明初杂剧-戏曲剧目

关汉卿像(李斛作)。

的江浙行省务官。作有杂剧十五种,今存七种,《汉宫秋》、《荐福碑》 为其代表作。马致远是蒙古统治下汉族出仕文人的代表,对于那个 时代的民族灾难和文人灾难感受极深,他的《汉宫秋》里透示出浓郁 的民族观念,其他作品也大多以文人的命运坎坷为题材,并且态度消 极,企求于黄老,时时有出世之念。马致远比关汉卿的社会地位优越 得多,其剧作也就染有了比较浓厚的文人气,文词风格淡雅恬静,被 朱权誉为“神凤飞鸣”。但是马致远毕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他的文 人观也就和前后代的正统规范有距离,这从他肯于和戏剧艺人合作 写剧的行为(《黄粱梦》杂剧,他和艺人红字李二、花李郎等人各写一 折)就可以看出来。因此,马致远的剧作仍然是经得起舞台和时间考 验的。白朴(1226—1306年以后)字仁甫,号兰谷先生,真定人。作有 杂剧十六种,今存三种,《梧桐雨》、《墙头马上》为其代表作。白朴出 身金朝官宦家庭,蒙古灭金时经受了亡国惨痛,曾从金遗民元好问读 书,受到其深刻影响,终身不仕元。《梧桐雨》借唐明皇在失去江山美 人后的沉痛,着意敷叙了一种往日繁华失落之后难以寻找的意绪,深 刻挖掘了隐藏在人的精神深处的情感悲剧,这应该说是作者心灵的 写照,该剧在历史上能够产生重大影响不能说与此无关。由于深厚 的文学修养,白朴剧作的文词典雅华丽、优美清新,属于元代剧作文 采派的代表,而他善于揭示人内心情感的细微笔法也为后人所钦 佩。郑光祖字德辉,平阳人,曾以儒补杭州路吏。作有杂剧十八种, 今存八种,《王粲登楼》、《倩女离魂》为其代表作。郑光祖为著名儒 者,文名满天下,《录鬼簿》说他“名香天下,声振闺阁,伶伦辈称郑老 先生,皆知其为德辉也”,却仅仅因此而得到一个“路吏”的差使,其失 望和激愤可以想见。所以他的剧作充满了慷慨不平之气,集中体现 在历史人物王粲登楼抒怀的激烈言辞里。明人对于郑光祖推崇倍 至,朱权说他出语不凡,如“九天珠玉”,何良俊甚至说他在“关、马、 白、郑”四人里应属第一,可以从中称出他的分量。

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刊本《乐府玉树英》(藏丹麦哥本哈根皇家图书 馆)卷二《西厢记•莺莺月夜听琴》插图。

但是,把“关、郑、白、马”列为元代“四大神物”(贾仲明吊词语)而 漏掉了王实甫,却是极端不公平的。无论如何,王实甫的艺术成就及 其在后世的久远影响,都使他应该进入元杂剧最出色的剧作家之列。 王实甫为大都人,生平不详。作有杂剧十四种,今有存本的三种,而 以《西厢记》为代表作。《西厢记》写著名的张生崔莺莺爱情故事,本 于唐人传奇元稹《会真记》,其间又有多种文学体裁的作品问世,王实 甫《西厢记》的产生,把这个故事推向了其最大的影响度。《西厢记》 的成功在于它以紧凑集中的排场和结构、华丽清新的词句、形象生动 的性格刻画和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把一个爱情故事叙述得委婉曲 折、开合跌宕,使之扣人心弦、动人心魄,使观之者产生强烈的审美愉 悦。《西厢记》是中国文学史和戏曲史上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之一, 明初贾仲明在为《录鬼簿》所作吊词里说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 天下夺魁。”实属公论。但是《西厢记》在形式上的逸出常规却成为七 百余年来的难以索解之谜,诸如其五本二十一折的长篇大套体制、其 生、旦递相主唱而次角又有插唱的演唱形式、其前四本结尾处在人物 全部下场后添加的总结剧情的[络丝娘煞尾]等等,使人们对于元杂 剧的定格形态又产生迷惑。《西厢记》研究中还充满了其他迷雾,例 如其最基本的作者问题还没有最后定论,明代中期以后屡屡有人提 出《西厢记》是由关汉卿作,又有把它的前四本和第五本分判二人的 王作关续说或关作王续说等等。

明初杂剧无足取,但朱有燉的创作也有其应该特别引起注意的 地方,即:朱是以杂剧创作为终身使命的最后一位作家,他的作品虽 然在内容上完全落入歌舞升平的窠臼,在形式上已经有摆脱元杂剧 格律的趋势,但仍然应该划归元杂剧遗韵的范畴。尤其是,朱有燉的 作品全部有永乐、宣德年间刻本传世,是元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和刘 东升《娇红记》之外最早的杂剧刊本,其珍贵自不必说。

元代和明初杂剧曾在山西长期流传演出,因而明代中后期山西 民间保存了一些不见上述所有记载的杂剧剧目。万历二年抄本《迎 神赛社礼节传簿四十曲宫调》里提到杂剧名称二十六个,计有《长坂 坡》、《夺状元》、《当箱》、《六郎报仇》、《看兵书》、《天门阵》、《岳飞征 南》、《七擒孟获》、《三王定正》、《三下河东》、《姜维九伐中原》、《罗成 显魂》、《四公子斗富》、《二十八宿朝三清》、《战吕布》、《擒彦章》、《五 关斩将》、《四马投唐》、《周亚夫细柳营》、《赤壁鏖兵》、《赵氏孤儿大报 仇》、《误人长安》、《樊哙脚党鸿门会》、《关大王破蚩尤》、《巫山神女阳 台梦》、《齐天乐鬼子母捧钵》,其中后面十二个剧目与元明杂剧剧目 相近,其他的都应该是在民间流行而没有为文人写成定本的剧目。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