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民间演出戏曲基本诸腔和地方戏

明代民间上演的戏文剧目极其众多,但是,如果没有一些偶然因 素出现,今天就很难看到其剧本了。偶然因素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 明代戏曲艺人或爱好者死后下葬,把剧本作为陪葬,而后世将其挖掘 出来;再一种是明代民间刊本流传国外而保存下来。目前知道的明 代民间演出本有如下九种,其中有四种是历来没有见到记载的:

​(1) 《刘希必金钗记》,宣德抄本,1975年出土于广东省潮安县西山溪明墓,藏潮州市博物馆。内容本于宋元戏文《刘文龙菱花镜》,剧本里有 “宣德六年六月十九日”、“宣德七年六月日在胜寺梨园置立”字样,曲 文中有朱墨圈点的演唱处理记号,剧本后附有“三棒鼓”和“得胜鼓” 的鼓谱,明确表示这是一个宣德年间的艺人演出本。剧本末尾题名 有“正字”字样,说明此时广东潮州一带演出的戏文还没有发展到地方潮腔,而是用官话演唱的。

(2)《白兔记》,成化年间(1465—1487年) 北京永顺堂刊本,1967年出土于上海嘉定县宣家村明墓,同时出土尚 有十六种说唱词话,藏上海市博物馆。这是一个经过明初演出加工过 的本子,里面白多用苏南方#,但形式仍然接近元本,如不分出,不 列出目,开宗包含大段诗词道白等。

(3)《蔡伯喈》,

(4)《玉芙蓉》,嘉靖 抄本,1958年在广东揭阳县明代袁氏墓里发现,为艺人演出本,在《蔡 伯階》唱词旁时见点板符号,并有嘉靖题记。《蔡伯喈》存总本上卷一 册、生本一册,不分出(只有“第四出”三字标出 >,不标明出目,很多地 方接近元本面貌,现藏广东省博物馆。《玉芙蓉》已被虫蛀尽,不知内 容,历代戏曲书目也失载。

(5)《荔镜记》,

(6)《颜臣》,嘉靖四十五年 (1566年)余氏新安堂(可能是福建建阳书坊)刊本,英国牛津大学和日 本天理大学各藏一本。题目里有“潮泉插科”字样,可见这是一个潮 州、泉州一带的演出本。《颜臣》附刻于《荔镜记》之上,本事出宋•罗烨 《新编醉翁谈录》乙集卷一《静女私通陈彦臣》,历代戏曲书目无载。

(7) 《蒸枝记》(一名《陈三五娘》),万历九年(1581年)朱氏与畊堂(建阳书 坊)刊本,藏奥地利维也纳国家图书馆,原系得自台湾省南部地区。全 名为《新刻增补全像乡谈荔枝记》,为“潮州东月李氏编集”,应该是潮 腔演出本。

(8)《金花女》,

(9)《苏六娘》,万历刊本,藏日本东京大学东 洋文化研究所。《金花女》题目上标明为“潮调”,说明是一个潮腔的演 出本。《苏六娘》附刻《金花女》之上,历代戏曲书目失载。《金花女》也 不见记载。清•无名氏《传奇汇考丨示目》别本里有《金花传》一本,题目 不同,内容不知。清•姚燮《今乐考证》又著录《金花记》一本(有传本), 写娄金花事,和《金花女》里金花姓金不同。

二、明代诸声腔剧本 明万历以后昆腔成为“官腔”,而其他诸种戏文声腔被视作“杂

调”,这样,传奇剧本的两种性质就被区分开来,以后的文人传奇一般 都是为昆腔演唱而写,诸腔所唱则有许多民间作品。明代从万历元 年(1573年)开始,出现了许多戏文选编本,记录了大量各种声腔的 剧目名称,其中固然有很大一部分是把历代文人作品搬上舞台,但也 有许多作品是民间创作的而不见于历代书目记载。由于部分戏文选 本流落国外,致使近代一些戏曲研究者的著作里出现死角。近年以 来,不断有新的选本被人们发现并陆续披露于世,一些过去不知道的 剧目名称也就公布出来。今人收录明代戏文传奇目录的著作有两 种,一种是傅惜华《明代传奇全目》(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版),一 种是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两书 都是戏曲曲目的集大成者,但都不能说全备。例如根据一些明代选 本,可以将二书所未收的戏文目录补充如下:见于万历元年(1573 年)《八能奏锦》的有《饭袋记》、《五关记》、《金箭记》,见于万历元年 《词林一枝》的有《杀豹记》,见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乐府菁华》 的有《忆情记》、《护国记》、《玉镶记》(又见万历三十八年《玉谷调 簧》),见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摘锦奇音》的有《昆仑记》、《皮囊 记》,见于万历刊本《万曲明春》的有《复仇记》、《谪仙记》、《同心记》、 《结义记》、《风月记》、《卖钗记》、《兴刘记》、《升平记》、《尝胆记》、《风 情记》(又见《尧天乐》)、《杂剧记》(又见《徽池雅调》),见于万历刊本 《时调青昆》的有《琴线记》,见于万历刊本《徽池雅调》的有《墦间记》、 《祝枝山》,见于万历刊本《尧天乐》的有《白雁记》,见于《昆弋雅调》的 有《黄袍记》、《百箭记》、《报善记》、《报冤记》、《红楼记》等。这些剧目 既为历代目录著作所不载,大概多半属于由诸腔演唱的民间剧目。

明代戏文选本里有一些是昆腔和诸腔剧目合选的,如《时调青 昆》、《昆弋雅调》、《八能奏锦》(标为“昆池新调”),但里面并不注明每 一个剧目的具体声腔,所以难于把它们按照声腔区分开来。但有一 些却是可以确定其声腔的,如有三种选本全部收录青阳腔的剧目, 即:(1)《徽池雅调》(安徽池州是青阳腔的根基地,所以声腔以地望 称),(2)《万曲明春》(标明为“徽池雅调”),(3)《词林一枝》(直接标为 “新刻京板青阳时调”)。三个选本共收录了青阳腔剧目七十二种,计 有:《白兔记》、《拜月记》、《墦间记》、《彌弓记》、《断发记》、《藏珠记》、 《刺瞽记》、《长城记》、《尝胆记》、《风情记》、《风月记》、《复仇记》、《古 城记》、《灌园记》、《寒衣记》、《和戎记》、《红拂记》、《红梅记》、《红叶 记》、《黄莺记》、《教子记》、《结义记》、《金貂记》、《金印记》、《荆钗记》、 《救母记》、《葵花记》、《炼丹记》、《鲤鱼记》、《罗帕记》、《洛阳记》、《卖 钗记》、《卖水记》、《米镧记》、《鸣凤记》、《破窑记》、《琵琶记》、《奇逢 记》、《千金记》、《青袍记》、《三关记》、《三桂记》、《三国记》、《三元记》、 《杀狗记》、《升平记》、《升仙记》、《狮吼记》、《四节记》、《罢花记》、《题 红记》、《天缘记》、《同窗记》、《同心记》、《投笔记》、《五桂记》、《卧冰 记》、《西厢记》、《湘环记》、《兴刘记》、《寻亲记》、《胭脂记》、《易鞋记》、 《阴德记》、《玉簪记》、《杂剧记》、《谪仙记》、《征辽记》、《征蛮记》、《织 絹记》、《祝枝山》、《妆盒记》。另外又有《玉谷调簧》和《摘锦奇音》标 明为“滚调”,说明其中所收为青阳腔和弋阳腔的剧目。除了与上面 统计的剧目重复者以外,又多出十八种:《白袍记》、《萃盘记》、《还魂 记》、《浣纱记》、《金钗记》、《金锏记》、《昆仑记》、《六恶记》、《男后记》、 《皮囊记》、《嫖院记》、《思婚记》、《四德记》、《太和记》、《香囊记》、《跃 鲤记》、《运甓记》、《招关记》。这十八种可能更多为弋阳腔的剧目。 明•胡文焕编纂而刊刻于万历二十一年到二十四年间(1593—1596 年)的《群音类选》“诸腔类”,开列了剧目二十五种,明末祁彪佳《远山 堂曲品》里有“杂调”一栏,收有剧目四十六种,去掉与上述重复者以 外,又多出四十种:《白蛇记》、《茶船记》、《钗书记》、《赤壁记》、《赤符 记》、《东窗记》、《断机记》、《感虎记》、《韩朋记》、《江天暮雪记》、《金凤 钗记》、《金台记》、《荆州记》、《跨鹤记》、《雷鸣记》、《鹿台记》、《牡丹 记》、《宁胡记》、《琼琚记》、《破镜记》、《麒麟记》、《劝善记》、《三聘记》、 《赛五伦记》、《十义记》、《射鹿记》、《双璧记》、《双节记》、《水浒记》、 《剔目记》、《绨袍记》、《偷桃记》、《瓦盆记》、《五子登科记》、《香山记》、 《孝义记》、《绣衣记》、《鹦鹉记》、《玉钩记》、《珍珠记》。前面提到的为 所有目录书所未载的剧目,应该也都是诸腔的剧目,去除重复,又多 出十三种:《白雁记》、《百箭记》、《报善记》、《报冤记》、《饭袋记》、《红 楼记》、《护国记》、《黄袍记》、《杀豹记》、《琴线记》、《五关记》、《忆情 记》、《玉锾记》。这样,一共得到明代诸腔剧目一百四十三种。当然 这个数字距离实际情况还相去甚远,但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这类剧本的作者大率为乡村教师、戏班艺人之类,明_祁彪佳《远 山堂曲品》为《赤符记》作注说作者眼光出牛背上,拾一二村竖语, 便命为传奇,真小人之言哉。”在《三聘记》下注曰作者胡灵台,吾不 知何如人。观其所为传奇,掇拾帖括,俗气填于肤髓。是迂腐老乡塾 而强自命为顾曲周郎者。”又在《绣衣记》下注曰••“袭《琵琶》之粗处, 而略入己意,便荒谬不堪,此等词皆梨园子弟自制者。在元之娼夫词 几与王、马诸公为敌,今竟绝响矣。”虽说颇有自命清高之嫌,但也不 是没有说出症结。《远山堂曲品》的好处在于记录了一些民间剧作者 的姓名,见于“杂调”剧本下面的有翁子忠、古时月、吴德修、黄澜、胡 湛然、金成初、欣欣客、鲁怀德、汪湛溪、席正吾、郑汝耿、郑国轩、童养 中、张竹亭、许宗衡、董应翰、叶俸、暨庭熙、叶碧川、朱少斋、顾觉宇 等。他们的生平字里一般都不清楚,其文化水准也不高,填词谱曲格 律平仄达不到文人的要求,但他们对于戏场情景和民众口味却十分 熟悉,写出来的都是场上之曲,演出效果强烈,例如《劝善记》“以三日 夜演之,轰动村社”就是例子,其剧本被戏文选本反复选录也是明证。 祁彪佳也不得不承认“杂调”里有优秀的舞台本,如他说《十义记》里 “父子相认一出,弋优演之,能令观者出涕”,说《剔目记》“可以裂 眦”等。

明代诸声腔剧本今天有明代存本的,除去前面提到的出土本和 流落于国外的剧本以外,还可以找到十六种,其中富春堂刊本有:《薛 平辽金貂记》、《韩朋十义记》、《何文秀玉钗记》、《范睢绨袍记》、《苏英 皇后鹦鹉记》、《薛仁贵跨海征东白袍记》、《韩湘子九度文公升仙记》、 《刘汉卿白蛇记》、《王昭君出塞和戎记》、《香山记》,文林阁刊本有: 《高文举珍珠记》、《刘秀云台记》、《青袍记》、《观音鱼篮记》、《袁文正 还魂记》,另有一种明刻本《新刻全像古城记》。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3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