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地方戏剧本诸腔和地方戏

清代地方戏的演出,一方面继承了明代昆腔和诸腔的大量剧目, 一方面又不断把文人剧本、说唱词话、历史演义和民间传说搬上舞 台,因此逐渐积累了数量惊人的剧目。但是,由于地方戏不为文人所 重视,又由于其剧目数量过多,历来没有人对之进行专门的著录工 作。从以下所搜集的资料里,也只能大致窥其面貌。清顺治九年 (1652年)进士的杨梦鲤《意山堂集》里著录了清初福建兴化七子班 的演出剧目三十六种,计有:《蒙正》、《拜月亭》、《高文举》、《薛仁贵》、 《刘智远》、《班仲升》、《王十朋》、《韩朋》、《徐文俊》、《蔡伯喈》、《刘汉 卿》、《叶李》、《刘殷》、《朱弁》、《刘瑾》、《严嵩》、《三省半》、《三顾草 庐》、《崔英》、《何文秀》、《国华》、《李彦贵》、《姜诗》、《郑天贵》、《曹 斌》、《赤壁鏖兵》、《傅春卿》、《王祥》、《杀狗》、《苏武》、《潘甲》、《三结 义》、《姜孟道》、《韩国华》、《裴舜卿》、《目连尊者》。其中多有不见于 历代戏曲书目记载的剧目,有二十一种今天在莆仙戏班里还保存了 剧本。康熙年间的抄本《南曲指谱》里收录了闽南七子班的二十五种 演出剧目的曲文,这些剧目有:《司马相如》、《吕蒙正》、《王魁》、《陈三 五娘》、《刘知远》、《王四与不花氏》、《刘阮逢仙》、《云英与刘珪》、《王 昭君》、《王娇鸾》、《梁意娘》、《杜牧》、《杨贵妃》、《陈妙常》、《朱弁》、 《秦雪梅》、《朱寿昌》、《薛瑗与南楚材》、《张君瑞与崔莺莺》、《苏盼 奴》、《聂胜琼》、《高文举》、《尹弘义》、《真凤儿》、《郭华》。其中也有一 些罕见剧目。清代“百本张”抄本《高腔戏目录》里分行当收录了高腔 各角色偏重的剧目以及整本大戏共二百零四种(中国艺术研究院戏 曲研究所资料室藏),如:(1)吉庆戏《赐福》、《八仙》、《三多》、《封相》 (《金印记》)、《封侯》(《投笔记》)。(2)红净戏《挑袍》、《古城》、《河 梁》、《挡曹》(《三国志》)。(3)黑净戏《赏军》、《打朝》(《白袍记》)、《耕 田》、《钓鱼》(《金貂记》)、《断后》。(4)贴净戏《山门》(《虎囊弹》)、《别 古寄信》(《渔樵记》)。(5)老生戏《扫秦》(《东窗记》)、《扫松》(《琵琶 记》)、《祭姬》(《一捧雪》)。(6)三髯戏《闻铃》(《长生殿》)、《昆阳》 (《云台记》)、《醒梦》(《东窗适》)。(7)贴生戏《救主》《盘合》(《金丸 记》)、《商鞅考试》(《金印记》)、《十面》(《千金记》)、《乍冰》(《西游 记》)。(8)老旦戏《扫地》、《盟誓》\《守灵回煞》、《望乡》、《油滑》、《六 殿》(《目连戏》)。(9)青衫戏《吃糠》(《琵琶记》)、《奇逢》(《幽闺记》)、 《哭城》(《长城记》)。(10)花衫戏《寄柬》、《跳墙》、《拷红》(《西厢 记》)、《鬼辩》(《红梅记》)、《女诈》(《西游记》)、《思凡》(《孽海记》)。 (11)整本戏《倒铜旗》、《蜈蚣岭》、《反五关》、《金印记》、《青石山》、《通 天犀》、《神州擂》、《瓦桥关》、《党人碑》、《一匹布》、《菏珠记》、《下河 南》、《千里驹》、《锦囊计》(《东吴招亲》)、《棋盘会》(《英烈春秋》)等 等。清代花部乱弹和梆子、二黄、皮黄的演出剧目,在一些笔记杂录 里陆续有记载,如《扬州画舫录》、《消寒新咏》、《剧说》、《燕兰小谱》、 《金台残泪记》、《都门纪略》、《菊部群英》等书,所记不下几百种。关 于近代京剧和梆子声腔剧种的剧目,今人有统计数字,曾白融主编 《京剧剧目辞典》(中国戏剧出版社1989年版)里收录清代以前题材 的京剧剧目五千种左右,《中国梆子戏剧目大辞典》(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1年版)收录清代以前题材的各地梆子声腔剧种的剧目四千多 种,其中大多应该是从清代传演下来的剧目。

清代地方戏剧目尽管数量巨大,但今天极难见到当时刊刻的剧本。所知道的有:(1)清乾隆年间刊本《缀白裘》第六集和第十二集里 收有七十出戏:《买胭脂》(梆子腔、吹腔),《落店》、《偷鸡》(吹腔、拂子 曲牌),《花鼓》(梆子腔、小调、高腔),《思凡》、《堆罗汉》(曲牌),《途 叹》、《问路》、《雪拥》、《度叔》(吹腔、掷子曲牌),《阴送》(乱弹腔),《搬 场》、《拐妻》(西秦腔),《送昭》、《出塞》(曲牌、西调、戈阳调),《探亲》、 《相骂》(梆子腔),《过关》(西调),《安营》、《点将》、《水战》、《擒么》(梆 子腔),《上街》、《连相》(梆子腔),《杀货》、《打店》(梆子腔、曲牌),《借 妻》、《回门》、《月城》、《堂断》(乱弹腔),《打猩猩》(梆子腔),《看灯》、 《闹灯》、《抢甥》、《瞎混》(梆子腔),《赶子》(梆子腔),《请师》、《斩妖》

(高腔、京腔),《闹店》、《夺林》(吹腔、秦腔),《缴令》、《点将》、《下山》、 《擂台》、《大战》、《回山》(吹腔),《戏凤》(梆子腔),《私行》、《算命》、 《写状》(吹腔),《花大汉别妻》(梆子腔),《斩貂》(乱弹腔),《上坟》、 《除盗》(梆子腔、吹腔),《借靴》(高腔),《挡马》(乱弹腔),《磨房》、《串 戏》(乱弹腔、高腔),《打面缸》(梆子腔、西调、吹腔),《宿关》、《逃关》、 《二关》(梆子腔、京腔),《番衅》、《败虏》、《屈辱》、《计陷》、《血疏》、《乱 箭》、《哭夫》、《显灵》(乱弹腔、高腔、梆子腔)。(2)《纳书楹曲谱》“外 集”和“补遗”里收有十四出“时剧”的曲谱。(3)汉口“文陛堂”、“文雅 堂”和“唐氏三元堂”等书坊刊刻的楚曲剧本六种(藏中国艺术研究院 戏曲研究所):《祭风台》、《李密降唐》、《青石岭》、《临潼斗宝》、《英雄 志》、《烈虎配》;(4)道光十八年(1838年)由“益成堂”、“仁义堂”和 “日光堂”书坊刊刻的徽板剧本七种:《下四川》、《诸葛吊孝》、《辕门斩 子》、《八王讲情》、《桂英祈恩》、《药王成圣》、《徐文升显魂》。另外,道 光二十年(1840年)刊本《极乐世界》为观剧道人所著二黄剧本,咸丰 十年(1860年)刊本《庶几堂今乐》收余治所撰皮黄剧本二十八种,但 这些都是文人的案头游戏,尤其佘治的剧本还充满了说教劝世的味 道,对舞台产生的影响很小。

近几十年来,各地发现了清代以前的大量艺人抄本。例如福建 省古老剧种梨园戏、莆仙戏里保存了众多剧本,据1962年统计,梨园 戏有一百多种传统剧目,现存手抄本或艺人口述本七十余个;莆仙戏 有五千零一个剧目,收藏艺人手抄剧本八千个,其中有许多宋元戏文 剧目的剧本(有些题名不同),如《王魁》、《赵贞女》、《张协状元》、《朱 文走鬼》、《刘文龙》、《董永》、《陈光蕊》、《郭华》、《朱买臣》、《刘锡》、 《岸贾打》、《裴俊卿》、《周荣祖》、《钟景期》、《荆钗记》、《杀狗》、’《司马 相如》、《孟姜女》、《郑元和》、《苏秦》、《吕蒙正》等等。福建省屏南县 龙潭乡古老剧种庶民戏里,也保留了七十二种剧本,许多来自早期戏 文,如《金印记》、《破窑记》、《荆钗记》、《白兔记》、《拜月记》、《杀狗 记》、《琵琶记》、《十义记》、《跃鲤记》、《卧冰记》等,尤其是其中的《琥 珀岭》为久已失传的《崔君瑞江天暮雪》的改本,《刘沉香破洞》为已无 传本的《刘锡沉香太子》的舞台本更为珍贵。其他地区也屡有抄本发 现,如1954年在江西湖口、都昌一带发现六十六种高腔剧目,包括 《征东记》、《三元记》、《香球记》、《三桂记》、《鹦鹉记》、《金印记》、《双 杯记》、《吐绒记》、《金锁记》、《寻亲记》、《彩楼记》、《百花记》、《飞龙 传》、《金貂记》、《鹿台记》、《织锦记》、《瓦盆记》、《五桂记》、《白兔记》、 《宝剑记》、《绿袍记》、《琵琶记》、《蝴蝶梦》、《红梅记》、《投笔记》、《投 唐记》等整本戏,又有三国戏七本(《结桃园》、《青梅会》、《三请贤》、 《走麦城》、《献连环》、《古城记》、《收四郡》),岳飞戏三本(《夺秋魁》、 《金牌谱》、《阴阳界》),目连戏七本,以及单折戏四十七出、零出戏十 二出。同年在山西省万泉县白帝村发现清戏剧本四种:《三元记》、 《黄金印》、《涌泉记》、《包公私访江南》(一名《陈可忠》)。又如陕西省 戏曲学校藏有嘉道年间同州梆子艺人抄本多种:《画中人》、《鲛銷 帕》、《永寿庵》、《刺中山》、《十王庙》、《阴阳剑》、《花赠剑》、《兵火拉 伞》、《春秋配》。这类抄本在中国民间还应该有更多的保存,有待进 一步发掘。这些抄本都是清代曾经或者一直流行的演出本,从中可 以反映出当时的舞台面貌。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