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艺人来源

中国自古以来艺人来源都有地域性。例如《史记•货殖列传》说: “中山地薄人众……民俗儇急,仰机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 慨,起则相随椎剽,休则掘冢作巧奸冶,多美物,为倡优。女子则鼓鸣 瑟,蛄屣,游媚贵富,人后宫,遍诸侯。”中山为河北省定县一带,所谓 “燕赵悲歌”,大概出于中山之地吧?元杂剧兴起在北方,艺人也以大 都、山东、山西所出为多。后来杂剧顺运河南下,扬州、苏州、杭州等 地也成为艺人集中产生地。明朝南戏兴盛后,艺人产地转移到东南 沿海地带,明•陆容《菽园杂记》说:“嘉兴之海盐,绍兴之余姚,宁波之 慈溪,台州之黄岩,温州之永嘉,皆有习为倡优者,名曰‘戏文子弟’。 虽良家子亦不耻为之。”万历以后昆曲成为通行的官腔,昆曲产地苏 州遂成为全国昆班艺人的源出地。明•范濂《云间据目抄》曰近年 上海潘方伯,从吴门购戏子颇雅丽,而华亭顾正心、陈大廷继之,松人 又争尚苏州戏,故苏人鬻身学戏者甚众。”徐树丕《识小录》说四方 歌者必宗吴门,不惜千里重资致之,以教其伶,然终不及吴人远甚。” 苏州人卖身学戏的直接动因是求口腹之食,把它作为谋生的一条途 径,正如明末张履祥《近鉴》里记浙江桐乡事所说:“里中两族子弟,少 不事诗书,耻力田,复不能为商贾佣作,从市井无赖,猎野禽兽,后从 群优习歌吹,父兄非特不之禁,家贫,阴喜其能索酒食,莫与抗,无何 流为优伶,不羞鬻伎,其势不知所底矣。”(《杨园先生全集》卷三八)这 里一语道破:平民“流为优伶”的原因是“家贫”。各地从苏州一带购 买戏子的情形一直持续到清代中期,在当时的文献里多有描写,如 《歧路灯》第二十二回说广着人去苏州聘了两位教师,出招贴,招了些 孩子,拣了又拣,拣出一二十个。这昆腔比不得粗戏,整串二年多,才 出的场,腔口还不得稳。”又如《红楼梦》第十八回说此时王夫人那 边热闹非常,原来贾蔷已从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并聘了教习, 以及行头等事来了 Z嘉庆以后徽班进京,统治了北京舞台,一时安徽 艺人大批涌入京城,清•张际亮《金台残泪记》卷三说当时活跃在北京 舞台上的艺人,“今皆苏、扬、安庆产。八九岁,其师资其父母,券其岁 月,挟至京师,教以清歌,饰以艳服,奔尘侑酒,如营市利焉。券岁未 满,豪客为折券柝庐,则曰‘出师’,昂其数至二三千金不等,盖尽在成 童之年矣”。这些东南幼童常常被家长强迫卖身,而心怀戚戚。例如 张际亮举了张青芗的例子青芗言其离家亦九岁,其父引至阊门茶 园,其师先在,出十数缗,署券即行,不以别母,心尝惘惘然。”张青芗 九岁被父亲卖给戏班,连母亲的面都没有见到,就离开了家,这确实 也是一种人间悲剧。清代地方戏兴起后,各地都有自己的声腔剧种, 艺人也就大多成为土著。例如北京戏子过去没有本地人,都是各地 来京的,但到了清末,情况就改变了。清•艺兰生《侧帽余谭》曰若 辈(指艺人)向系苏、扬小民,从粮艘载至者。嗣后近畿一带尝苦饥 旱,贫乏之家,有自愿鬻其子弟入乐籍者。有为老优买绝,任其携去 教导者。”此后京剧艺人就都是北京人了。

《歧路灯》第五十回提到民间幼童被卖为戏子的身价••“只因赵寡 妇儿子小铁马儿,当日招募在班里,先与了四两身价。”四两银子在当 时也就是演出一台戏的价钱(详见“戏钱”一节),就可以买到一个儿 童。后来这个孩子很聪明,能给戏主挣钱,才涨了身钱,戏主盛希侨 说如今派成正旦角儿。这孩子极聪明,念脚本会的快,上腔也格外 顺和,把两个老师傅喜得没法儿说。”但小铁马的母亲不让他唱戏,说 自己也是有门有户人家,学戏丢脸。“我急的慌,说唱一年五十两身 钱,方才依了。”上面讲到的张青芗身价为十几贯钱,也大体为四两 银子。

儿童被卖为戏子,毕竟多半是本人不自愿而遭强迫的事,当了戏 子后,又终生受人歧视,老了不能登台,大多流离失所,景况悲凉。所 以明•刘若愚《酌中志》卷十六“京城内外寺庙”条载,曾有年老有病而 退居寺庙的宦官,天良发现,发下三大愿,其一为:“不串戏,实不忍将 民间幼男买来付南人教习,费财耗力,以供人耳目之乐,终至戏散,流 落失所者多。”当时社会情况如此,成为一种普遍的弊病,才使这宦官 老来心理不宁。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4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