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班演出流动作场介绍

戏班演出从不专门呆在一处,而保持流动的方式,这一点自古而 然。汉•郑玄注《周礼•春官》所谓“散乐,野人为乐之善者”的“野人”, 就是指的民间从事流动演出的f人。唐代出现具体的记载,范摅《云 溪友议》卷下所记刘采春陆参军戏班,就从安徽到浙江进行演出。唐 玄宗开元二年(714年)曾有敕令:“散乐巡村,特宜禁断。”(宋•王谠 《唐会要》卷三四)宋词人苏轼为说明仕途艰辛,曾用优人的奔波生活 作比:“俯仰东西阅数州,老于歧路岂伶优。”(《苏东坡全集•次韵周开 祖长官见寄》)元人习称杂剧艺人的流动演出为“冲州撞府,求衣觅 食”(《错立身》第五出)元明杂剧艺人在全国的流动范围见于资料的, 似乎可以作如下划分:(1)山东河南一带。元代南戏《宦门子弟错立 身》描写了一个杂剧班子从山东东平到河南洛阳活动的情况。《水浒 传》第五十一回则写到说唱艺人白秀英从河南开封到山东郓城县勾 栏里“打踅”,第一〇三回讲到一个艺妓从河南洛阳到山东忻州定山 堡段家庄演出。明前期还有朱有燉《吕洞宾花月神仙会》杂剧说到山 东瀛州一个戏班到河南开封演出。山东河南是北曲杂剧的兴起之 地,彼此之间又交通方便,因此成为一个杂剧活动圈。(2)山西南部 一带。晋南大都市以平阳府为最,平阳的杂剧艺人平时除了在府城 内部活动以外,也到周围城镇乡村去赶赛,如大德五年(1301年)清 明节张德好到万荣县孤山风伯雨师庙演出,泰定元年(1324年)忠都 秀到洪洞县霍山明应王庙演出等。晋南与陕北的杂剧班社也有可能 互相来往,只是缺乏记载。而由于太行山的限制,晋南与河南等地大 概很难有流动作场的戏班沟通。(3)江苏、浙江等东南诸省。元•夏 庭芝《青楼集》里所记艺妓有很多都是在这一带活动,如张心哥,“驰 名江淮”;小玉梅,“独步江浙”;翠荷秀,“自维扬来云间”;童童,“间来 松江,后归维扬”等。这是由于元代灭宋以后,北方杂剧顺运河南下, 南方诸繁华城市如杭州、苏州、扬州、南京等成为杂剧活动中心地的 缘故。(4)湖北湖南一带。《青楼记》所记艺人还有一部分是在这一 带活动的,如帘前秀“武昌、湖南等处多敬爱之”,关关“得名湘湖间” 等,可见湖北湖南也成为一个杂剧自然活动区。当然,以上划分并不 等于否认全国各地杂剧艺人可以任意流动,如朱帘秀原来在北京演 出,后来到了扬州、杭州;小春宴“自武昌来浙西”等,仅仅是作出大概 区分而已。

明初南戏诸种声腔兴起以后,流动演出愈见盛行,戏班流动范围 也更加扩大。弋阳、余姚、海盐诸声腔都传播到其他地区,特别是弋 阳腔,明•魏良甫《南词引正》说自徽州、江西、福建俱作弋阳腔,7欠 乐年间云贵二省皆作之。”弋阳腔风行了这么大的地面,一定是流动 戏班带到全国各地去的。明英宗时期还有一个吴地戏班流动到北京右第五十八幅。

戏班演出流动作场介绍

从事商业演出的具体记载,见明*都穆《都公谈纂》卷下。嘉靖四十四 年(1565年)曾有游食乐工乘骑七人到四川绵州行骗,在当地搬做杂 剧,后演到关目繁杂的时候,“乃令绵城乐工代司鼓乐”,七人遂卷了 银钱逃走(见清•焦循:《剧说》卷六引《宦游纪闻》)。昆曲盛行后,昆 班走遍全国,以后又被秦腔戏班和徽班所取代。

戏班流动的方式,旱路多靠肩挑驴驮车载,水路多靠船运。《错 立身》里描写戏班赶旱路情景是:“奈担儿难担生受,更驴儿不肯快 走。”《歧路灯》第七十八回则说广到了十四日午后,忽而戏筒戏箱捞 来两车,一班梨园,径到谭宅。”《祷杌闲评》第三回写戏班走水路云 卿抬头看时,见一只船上装着行头、一班子弟,认得叫他的是陈三,也 是个有名的净脚……陈三道:‘关上衙门里请客。’……遂拱手别了。” 水乡戏班甚至长年在船上生活,福建省莆田县北关外头亭瑞云祖庙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志德碑文》载:当时全县三十二个戏班,“各 班自备戏船一只,便于撑渡,贮戏箱行李,通班全年在船食宿,以船为 家。”清•俞洵庆《荷廊笔记》卷二也说广州“伶人终岁居巨舸中,以赴 各乡之招,不得休息”。

清代各地戏园兴起以后,大城市里的戏班一般不用出城演出,但 也经常在各个不同的戏园之间流动,并不固定在某座戏园。例如北 京戏班是轮流交替在各个戏园里演出,光绪四年(1878年)增补本 《都门纪略》载有当时各戏园戏班轮转表,大致每个戏班在各个剧场 演出三四天,然后就转到另一个戏园。所以《梦华琐簿》说诸部周 流赴戏园。大园四日,小园三日一易地,亦曰‘轮转子’。”“每月周而 复始,有条不紊也。”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