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至两汉-戏曲艺人介绍

先秦优人的姓名,如果不是由于一些政治的原因偶然被历史载 录下来,就很难为我们所看到了。今天知道的第一位优人——晋国 的施,曾参与了晋献公的宠妃獅姬杀害太子申生而扶立自己儿子奚 齐的阴谋,帮助她恫赫重臣里克。这是作为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 被《国语•晋语》记录下来的,用以说明优人干政的危害。但是从这一 条资料里,我们却知道了先秦的优人是兼有歌唱和舞蹈的职能的,优 施为了暗示里克,就在酒席上起舞,并唱了一首《暇豫之歌》:“暇豫之 吾吾,不如乌乌。人皆集于苑,己独集于枯。”歌在四言句式基础上略 微添加衬字,与《诗经》里民歌形式接近,反映了当时优人歌曲的一般 形态。优舞的形式虽没有透露,但在今存汉代画像砖里可以窥见一 点影子。先秦另一位优人——齐国的施,则因为在齐鲁二君颊谷之 会上,受齐国指使为鲁定公表演歌舞时对之进行取笑,被鲁大夫孔子 加罪受刑,“身首异门而出”,成为残酷®:治斗争的牺牲品(《春秋榖梁 传•定公十年》)。

司马迁著《史记》,辟出了一章《滑稽列传》,专门为优人立传,后 人才得以从中知道了汉代以前三位著名优人的姓名和部分事迹。 (1)优孟,楚国人,身长八尺,多辩,常以谈笑讽谏。曾讽刺楚庄王的 贱人贵马、薄待名相孙叔敖的后人。(2)优旃,秦国人,侏儒,善为笑

言,但合于大道。曾讽谏秦始皇的饮酒作乐而不顾卫兵淋雨、扩充围• 猎场侵占农田,讽刺秦二世的油漆长城。(3)倡郭舍人,滑稽不穷,受 汉武帝宠幸,发言陈词虽不合大道,但能让君王平息怒气。曾讽谏武 帝的流放奶妈(《汉书•东方朔传》、《太平广记•东方朔传》还记载有两 次郭舍人和东方朔斗智的事)。

司马迁由于同情名将李陵的遭遇而受了汉武帝的腐刑,他自认 为已经被“倡优蓄之”,为“主人所戏弄”(《报任安书》),他能注目于优 伶事迹,应该说有惺惺惜惺惺之意。太史公笔法被后世历代效法,但 是自司马迁之后,一直到北宋欧阳修写《五代史记•伶官传》,其间千 余年,竟然再没有第二部史书敢于或肯于这样做。由于欧阳修的影 响,接连出现了两部史书为优人作传,一是北宋末马令的《南唐书•谈 谐传》,一是元•脱脱的《辽史•伶官传》,此后也就绝无来者——由此 也足可以见出司马迁的独出流辈了。当然,司马迁完全以儒家正统 史观支配自己的写作,他写优人传的本意实际上基于“六艺于治一 也”的出发点,他所称赞于优人的,在于优人“善为言笑,然合于大 道”,“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常以谈笑讽谏……此知可以言时矣”

(《史记•滑稽列传》)。还是以维护开明政治的“大道”为目的的。所 以梁代的刘勰就在《文心雕龙•谐隐第十五》里阐明司马迁的本旨说: “优旃之讽漆城,优孟之谏葬马,并谲辞饰说,抑止昏暴。是以子长编 史,列传滑稽,以其辞虽倾回,意归义正也。”这就奠定了整个封建社 会史中功利主义戏剧观的批评基调,致使历来史书笔记凡涉及优人 事迹的,全部都是从这一角度立论①,也就使后人除了政治讽谏内容 的表演以外,极难见到优人戏剧正常演出的场景。

汉代以前的优人见于载籍的,又有赵酉优人莫,讥讽当时天下各 国国君都是桀,而赵襄子是纣(汉•刘向:《新序•刺奢第六》)。汉代则

①见刘彦君:《论宋人戏剧批评》,《文艺研究》1985年第6期

.有“黄门名倡”丙强、景午(《汉书•礼乐志》)等。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17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