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形态-原始戏剧(1)

戏剧起源于人类对于自然物以及自身行为的行动性或象征性模 仿,用专业概念来定义就是:戏剧起源于拟态和象征性表演。在这种 模仿行为里,模仿者成为或部分成为角色而不再完全是其自身,其行 动受到被模仿者行为方式的限制。站在这个认识基点上来观察戏剧 的发生,我们必然会追溯到人类最初尚未最终脱离动物性时期的游 戏和模仿天性,今天对于幼畜模仿成畜捕食行为以及对于灵长类动

物具有更多模仿能力的观察,可以证实人类最初所具备的这种天性 但是,这种推论仅仅享有发生学意义上的价值,如果不是社会性和原 始信仰导致人类的模仿行为进一步朝向更为复杂和自觉发展,它就

只是一句空论。

长期的共同采集和狩猎活动,使原始人类逐渐产生了共有的灵 的崇拜——万物有灵观,原始思维对于灵的理解,导致了交感巫术信 仰的诞生,其大体时间约在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五六万年以前。关 于交感巫术的概念内涵及其运用方式,西方人类学家已经写出许多 有影响的著作,并产生了不同的学术流派。其中有一点可以作为共 识的,就是交感巫术带来了人类自觉和大量的模仿行为——原始人 以为通过灵可以控制事物,因而模仿过程——操纵灵的过程就可以 决定实际生活的结果。近代在未接触现代文明地区(澳洲、美洲、一 些太平洋岛屿以及中部非洲等)许多保有原始文化状况的氏族部落 里所进行的考察表明,原始人常常通过模仿狩猎的行为来求取狩猎 的成功。这类经常性和有目的性的模仿——扮饰活动,可以被视为 原始戏剧的雏形。可惜,中华本土由于其文明发展的趋早和影响覆 盖面的广泛,已经不存在这样的实例。

交感巫术对于自然控制的失败,使原始人类由企图操纵灵转向 对灵的敬畏和乞怜,于是神便出来统治大地,原始宗教赖以产生,导 致自然神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等一系列的信仰和祭祀行为。伴 随这些行为出现的,是对神明的谀颂,对神的事迹的礼赞和模拟。这 一阶段的原始戏剧,混杂在祈神和娱神的宗教仪式中,呈现出宗教仪 式依附物的面貌。在中华文化所留存的一些神话传说和古籍载述 里,透示出原始祈神扮饰的影子,尽管它们见于记载的时代都过晚, 例如反映自然神崇拜的沅湘流域的拟神表演(体现为《九歌》),反映 祖先崇拜和图腾崇拜的中原拟兽表演(见于《尚书》、《吕氏春秋》)等。

中华先民进入父系社会的后期,氏族部落间连续爆发大的战争, 逐渐由黄帝所统帅的氏族统一了中原,产生了后世文字可以追溯到 的比较可信的历史,搀杂于宗教祭祀仪式中的原始扮饰表演记载也 就史不绝书了。其中一类是前面提到的拟兽表演。《吕氏春秋•古 乐》说:“帝尧立,乃命质为乐。质乃效山林溪谷之音以歌,乃以麋輅 置缶而鼓之,乃拊石击石以象上帝玉磐之音,以致舞百兽。”这是关于 音乐和乐器起源的传说,时间被推到了尧的时代。穿透已经确立了 “上帝”观念的后人在其中涂抹的神秘色彩,我们不是可以感觉到当 时众多拥有不同兽图腾的部落臣服于尧的实际意旨吗?而这种现实 则是通过拟兽型的图腾扮饰表现出来的。关于尧的继任者舜也有一 则类似的传说,《尚书•舜典》说帝曰:夔,命汝典乐……夔曰:於,予 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我们同样可以把它理解为舜时的拟兽图腾表 演。拟兽表演在周代的遗留体现在驱傩活动中。傩产生于原始人类 驱除灾疫之灵的心理要求,由原始氏族部落战争的现实映像所启发 而形成的以神驱鬼或以恶逐恶的观念,是原始人类萌发赶鬼或驱傩 意识的基础。我们在周代驱傩仪式的文字记载中可以看到其具象的 扮饰表演:“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以 索室殴疫。”(《周礼•夏官•司马》)扮为熊形的方相氏挥舞兵器搜索室 屋并不断地做出驱赶殴打的象征和模拟动作,这种表演以后成为沿 袭几千年的固定仪式,而熊形扮饰则来自对黄帝氏族图腾熊的崇拜。 图腾崇拜产生于原始人类的狩猎时期,其时间早于后面将提到的农 耕文化。原始扮饰表演的另一类为鬼神祭祀人神交接活动中的拟神 扮饰。见于史籍的先秦祭祀仪式主要有雩祭和蜡祭。雩祭是一种乞

雨的仪式,由女巫垣任主角。《周礼•春官•宗伯》曰:“女巫 旱暎

则舞雩。”周朝廷则设司巫官职,由其掌握全国性的雩祭,所谓“司巫 掌群巫之政令。若国大旱,则帅巫而舞雩。”女巫的本质使她在祭祀 活动中一定要做装神的拟态表演,《说文解字》曰广巫,祝也。女能事 无形以降神者也。”因此雩祭里应该带有原始戏剧表演成分,它出现

戏曲形态-原始戏剧(1) 戏曲形态-原始戏剧(1)
山东省沂南县北寨村汉墓前室北壁上横额石刻驱傩图(局部),图中可见 傩神熊首羽身、执剑奔逐的形象。

的时间则是农业文明兴起之后。蜡祭为年终举行的报答对人类有功 神明的祭祀,文献里提到周代天子举行的蜡祭共祭祀八种神:先啬 (神农)、司啬(后稷)、农(田神)、邮表暇(吁陌神)、猫虎、坊(田垄神)、 水庸(水渠神)、昆虫。这八种神明都与农业生产生死攸关(其中的猫 虎神能驱逐毁食庄稼的田鼠和野猪),很明显,这是典型的农耕时代 的祭祀活动。根据《礼记•郊特牲》的说法,蜡祭为伊耆氏所始创,伊 耆氏就是炎帝神农氏,蜡祭里面的第一位神明,实际上是一个首先在 黄河流域从事农业生产的氏族。蜡祭里的第二位神明后稷则是周人 的始祖,《山海经》、《尚书》、《淮南子》、《国语》等史籍里都说他“播百 谷’ 这都说明,农耕时代已经是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交合的时期, 祖先神的地位还跃居于自然神之前。蜡祭里的八位神明也都应有人 来装扮,宋人苏轼早就指出了这一点,他在《东坡志林》卷三里论述八 蜡说:“祭必有尸……猫虎之尸,谁当为之?……非倡优而谁?”不过, 蜡祭里供神栖止的尸的充当者是巫师而不是倡优,这一点苏轼搞错 了。蜡祭在春秋时期的民间演变为一种盛大的民俗活动,每年的这 个时候,百姓们结束了全年的劳作,松下心来举办祭祀庆祝活动,孔 子的弟子子贡在鲁国看到的情景是“一国之人皆若狂”(《孔子家语• 观乡》),这或许是蜡祭经过演变已经带有更多表演因素的映像。先 秦时代还有一种与蜡祭十分近似的反映农耕时期人类精神面貌的表 演活动是“葛天氏之乐”。《吕氏春秋•仲夏记•古乐》曰葛天氏之 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葛天氏为传说中的远古帝号,其时 代在伏羲之前,也应该是一个中原地区的原始氏族。八阕内容,一曰 载民,歌颂人类始祖;二曰玄鸟,歌颂春的使者燕乎;三曰遂草木,乞 告田地里不要生长野草树木;四曰奋五谷,祝祷五谷丰登;五曰敬天 常,表示对天的意志的敬畏;六曰建帝功,歌颂帝王的业绩;七曰依地 德,希望倚重大地的恩惠;八曰总禽兽之极,幻想让百禽百兽倶听命 于人类。这当然是一种歌舞表演,但我们由原始歌舞普遍带有宗教 仪式意义的认识可以推导出,它也具备象征表演的因素,由其内容又 可看出它拥有一定的叙事痕迹,所以不能排除其中的拟态成分。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