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知识介绍(1)

当中华戏剧经历了原始戏剧和初级戏剧阶段,走过了漫长的演 变和发展道路之后,它跨人中国型的成熟戏剧——戏曲的飞跃期就 来到了。之所以说戏曲是中国型的成熟戏剧,是因为它具有与西方 戏剧不同的文化意蕴和美学风貌,而在中国历史上所产生的成熟戏 剧形态也只有戏曲。

作为初级戏剧向成熟戏剧过渡的样式是宋杂剧。宋杂剧的兴起 直接继承了由唐代沿袭而来的五代优戏:宋初遵循旧制设教坊四部 乐,随着逐渐平灭南北诸国,把各国优人都搜拢到汴京,“由是四方执 艺之精者皆在籍中”(《文献通考》卷一四六),宋代宫廷杂剧就在此基 础上兴起,以后在与市井演出长期结合的过程中,孕育了北宋末期汴 京和南宋时期杭州杂剧活动的一代之盛。汴京与杭州的杂剧活动特 点是在商业演出中心——瓦舍勾栏里常年不间断的演出,宋•孟元老 《东京梦华录》卷五所谓“不以风雨寒暑,诸棚看人,日日如是”,卷二 所谓“终日居此,不觉抵暮”,宋•西湖老人《繁胜录》所谓“十三座勾栏 不闲,终日团圆”。影响所及,四川也成为杂剧活动的集中地①,而遍 布全国各州县的优戏表演更是时时见于宋人文献记载。

宋杂剧的基本特征为:(1)虽然仍保持了前代优戏滑稽调笑的风 格(南宋•灌圃耐得翁《都城纪胜》“瓦舍众伎”条所谓“大抵全以故事 世务为滑稽”),但它已经朝向表演比较完整的人生故事发展,例如出 现了《相如文君》、《崔智韬艾虎儿》、《王宗道休妻》、《李勉负心》、《郑 生遇龙女》一类剧目©,以及敷演崔护、莺莺、裴少俊、柳毅、唐辅、裴 航、王魁等著名人物故事的戏(《武林旧事》卷一〇),这势必要求表演 形态由单纯滑稽取笑向敷叙更完整的情节发展。(2)具备了较为复 杂的表演体制。宋杂剧已经不像唐代优戏那样仅仅是一段即兴式的 随意表演,而有其演出结上的定制,即:通常有两段或三段互相接 续的演出。北宋汴京的演出是“一场两段”(《东京梦华录》卷九),南 宋杭州则增加到艳段、正杂剧、杂扮三段:“先#[寻常熟事一段,名曰 艳段;次做正杂剧。通名为两段。”(《都城纪胜》)“又有杂扮,或曰杂 班,又名纽元子,又谓之拔和,即杂剧之后散段也。”(《梦粱录》卷二 〇)三段的内容可能互不连属:《辍耕录》卷二十五所录“院本”名目里

见廖奔:《广元南宋墓杂剧、大曲石刻考》,《文物》1986年第12期。

②胡忌猜测前面四个剧目是南戏剧目阑人(胡忌:《宋金杂剧考》,上海古典文学出 版社1957年版,第61页),但《武林旧事》在著录时明标这些剧目都是“官本杂剧 段数”,以南戏当时的民间鄙俚地位,似不致与官方杂剧混误。另外,杂剧是当时 勾栏里演熟了的品类,南戏至少在南宋后期也已经在杭州上演(见元•刘一清: 《钱塘遗事》),周密应该对之——至少对杂剧十分熟悉。而且,既曰“官本”,就是 有剧本的(官本应该与民间本相对而言),周密还有可能见到这些剧本,不纯系抄 写为文。总之,不能用后人的眼光轻易断定古人对他当时的生活事物不熟悉。 这里还可以举出一个旁证:元人能够很清楚地区分元杂剧和院本这两种来源相 同、彼此接近的戏剧样式,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在抄录“院本名目”时并不和元 杂剧相混。那么,宋人就不能区分杂剧和南戏两种相去甚远的戏剧样式吗?

列有“拴搐艳段”九十三种,是对宋杂剧的继承,都是些独立的段子, 而杂班在汴京勾栏里还是与杂剧并列的一种伎艺,到杭州后才和杂 剧连接演出。但多场连续演出方式显示出一种结构张力,是社会对 于戏剧扩大含容量要求的反映,它导致戏剧从独场戏向多场戏的跨 越。(3)戏班编制已见雏形。《都城纪胜》说勾栏里演杂剧“每四人或 五人为一场”,《武林旧事》卷四记叙宫廷杂剧有“甲”的组织,如“刘景 长一甲八人”,“盖门庆一甲五人”,“内中祗应一甲五人”,“潘浪贤一 甲五人’ 虽然杂剧班子定编可能是北宋瓦舍勾栏商业演出的必然 结果,但它具有更加深层的意义:一旦上场演员数目被限定,必然促 使表演向行当化转变,并影响剧本的结构。(4)角色行当开始出现。 前代优戏表演不分行当,仅有一些优人以表演某类戏著名,如李仙鹤 善于表演参军戏之类。唐代参军戏里虽然也出现了参军、苍鹘的准 角色,但并不出现在所有优戏里。宋杂剧通常有五个角色,其中“末 泥色主张,引戏色分付,副净色发乔,副末色打诨又或添一人装孤”, 而以“末泥为长”(《都城纪胜》)。行当制是中国戏曲独特艺术精神的 特征之一,其奠基则起自宋杂剧。(5)出现与歌舞联姻的趋向。宋杂. 剧上场有伴奏,所谓“先吹曲破断送”,表演中有歌唱,即“唱念应对通 遍”(《梦粱录》)。《武林旧事》所载“官本杂剧段数”二百八十本里,半 数以上都配有大曲等曲调名字,说明它们以这些曲调作为表演的音 乐旋律。宋杂剧角色里的引戏是由歌舞表演的舞头转化而来,在杂 剧开场时首先登场舞蹈,所谓“一个女孩儿转了几遭,不多时引出一 伙”(元•杜善夫《庄家不识勾栏》散套),其舞姿在文物形象里保存很 多。随着歌舞和戏剧表演的迸一步融合,载歌载舞的戏曲就成熟了。 (6)产生了剧本。五代的后周可能已经有剧本出现,宋《崇文总目》卷 一曰:“周吏部侍郎赵上交,翰林学士李昉,谏议大夫刘陶、司勋,郎中 冯古,纂录燕优人曲辞。”这是对优人演出的记录本。北宋人们开始 创作剧本,《宋会要辑稿•乐五•教坊乐》曰:“真宗不喜郑声,而或为杂

河南省温县前东南王村宋墓杂剧砖雕。五个角色一字排开,自左至右为 末泥、装孤、引戏、副净、副末。

剧词,未尝宣布于外。”《梦粱录》卷二十曰广向者汴京教坊大使孟角 球曾做杂剧本子。”周密搜罗的“官本杂剧段数”很明确都是杂剧剧本 的题目。剧本的出现使戏曲从此脱离临场的即兴式表演而走上文学 化的道路。

宋杂剧向成熟戏曲过渡的社会条件是宋代城坊制度的改革。大 约在仁宗中期的庆历、皇祐年间(1041—1054年),由唐代沿袭而来的 坊市制度在汴京彻底废弛了 ®,随着市场自由商业活动的开展,市民 文艺极度兴盛起来,今天知道有几种通俗文艺品种大约都产生在宋 仁宗时期,包括小说、陶真、吟叫、影戏、嘌唱和杂扮等②,不能说与城 市制度的解放没有关系。自由商业和文艺活动的直接后果,就是市 民冶游的聚集区——瓦舍勾栏的兴起。瓦舍勾栏里每天汇聚了众多 各类时兴伎艺的表演,诸如小唱、嘌唱、杂剧、傀儡、杂手伎、球杖踢 弄、讲史、小说、散乐、舞旋、小儿相扑、掉刀蛮牌、影戏、弄虫蚁、诸宫 调、商谜、合生、说浑话、杂扮、说三分、五代史、叫果子等等(《东京梦

①见[日]加藤繁著、吴杰译:《中国经济史考证》第1卷(宋代都市的发展>—文,商 务印书馆1959年版,

②见廖奔:<汴京杂剧兴衰录》,《河南大学学报》1987年第2期。

华录》卷五),它既为杂剧提供了安身之地(戏剧必需有市民观众的商 业支持才能够独立为市场艺术,也才能够开始它自身的健康发展), 也为它提供了与各门艺术交流融合从而进一步升华到成熟阶段—— 戏曲的前提。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4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