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剧本场上结构

宋金杂剧和元院本上场,大概是先在器乐伴奏中(所谓“断送”) 由引戏角色出场舞蹈一番,然后副净等其他众角色再登场共同表演 念诵吟唱歌舞杂技等,称为“踏爨”或“踏场”,这一段结束下去后各个 角色再按照剧本需要挨次出场。

元杂剧上场,例由次要角色先上(常常是冲末第一个上,但不拘 一格),安排布置好情节关目以后(有时候甚至是演几个过场戏),主 角正旦或正末才出来。宋元戏文头场出末,念诵诗词,叙说剧情大 意,与后场人员相问答,但不扮饰人物,然后下场换生上场,正式开 演,实际上等于是主要角色先出场。戏文开场先向观众介绍剧情的 形式(后来被称为“家门”),在明代以前比较复杂,例如《张协状元》开 始先有末出来念诵两首词,唱一段诸宫调,下去后生又上来舞蹈踏 场,念诗唱曲,与后场人员相问答,然后才进入剧情。明成化刊本《白 兔记》开场也是如此,末先念诵了两首与剧情无关的词,与后场对白 了一大段,再念一首词才叙说剧情大意。后世传奇开场大体形成念 诵两首词的形式,第一首抒情,第二首叙说剧情。杂剧里主唱的人上 场时先有道白,念上场诗,做自我介绍,然后才开始歌唱。戏文人物 出场,通常都是开口就唱,然后才道白,做自我介绍。杂剧人物下场, 通常都是主唱的角色唱完后先下,然后其他角色还有一番对白,再念 下场诗下场。戏文没有主角先下场的习惯,通常都是全部角色一齐 念下场诗后下场。剧本中的有关舞台提示,宋元戏文叫做“介”,元杂 剧叫做“科”,明传奇有时“科介”连用。元杂剧的道白都是口语,戏文 则时有骈体对句。

宋元戏文剧本在前面有“题目”,通常由四句七言诗组成,例如 《张协状元》题目为:“张秀才应举往长安,王贫女古庙受饥寒。呆小 二村□调风月,莽强人大闹五鸡山。”从这里可以知道,最初的题目诗 并不一定概括全部剧情,也不一定含括剧名在内,《张协状元》剧本的 真正题目是末角在开场诗词[满庭芳]里所说的《状元张协传》。至于 《错立身》、《小孙屠》两剧的题目诗最后一句含括了剧名,大概是受到 元杂剧影响以后的产物。元杂剧剧本的后面在人物下场后例有“题 目正名”,也多为四句七言诗,而最后一句隐括剧名。有人猜测南戏 和杂剧的“题目”或“题目正名”是写在勾栏招子上的告示用语①,似 乎不尽然,因为宋元文献里列举剧名都简单而醒目,例如《赵贞女蔡

①[日]青木正儿著、隋树森译.•《元人杂剧概说》,中国戏剧出版社1957年版,第 24页。

二郎》、《王魁》、《乐昌分镜》、《大都新编关张双赴西蜀梦》等,勾栏招 子不但要写剧名,而且还要写艺人姓名,恐怕不能写很多字。“题目” 或“题目正名”可能只是抄写和刊刻文学剧本时所用的形式。元末高 明《琵琶记》的题目还是放在开场的前头(见嘉靖巾箱本和清陆贻典 抄元本),可是后世传奇剧本却把早期南戏剧本的“题目”交由副末在 头一出下场时念诵,已经失去了其原始面貌,例如诸多明本《琵琶记》 都把开头的题目挪作副末的下场诗了,这成为传奇剧本的通例。改 动的时间大概在宣德以后,因为广东省潮安县1975年出土的宣德七 年(1432年)抄本《新编全相南北插科忠孝正字刘希必金钗记》首出 末角的下场诗还与本剧的内容无关,而为“一任珠玑列□口,□□□ 外不相饶。习驾小舟游大海,怎回不怕浪头高”。

明代诸种南曲声腔的场上规则大多承袭宋元戏文而来,以后梆 子、皮黄等声腔兴起后,又把它继承过来,并代有发展演变。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