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里面的角色

宋杂剧里正式形成角色分工,《都城纪胜》“瓦舍众伎”条说:“杂 剧中,末泥为长……末泥色主张,弓I戏色分付,副净色发乔,副末色打 诨,又或添一人装孤。”这大致是四种角色,再加上一个经常装扮官员 的人物。但由于文中语焉不详,除了副净副末是一对插科打诨角色 很明确以外,对于末泥和引戏的具体职司并没有说清楚。根据其他 资料可以知道,引戏通常在开场时登台表演歌舞,在剧中则装扮女 性,所以朱权《太和正音谱》说引戏是“院本中妲也”。南宋宫廷杂剧 三甲刘景长甲里又有和引戏并列的“装旦”一种角色,这与“装孤”一 样是一个人物类型角色,即装扮妇人的角色,而非戏剧角色名,所以 后世引戏与装旦就被合并了。金元院本角色继承了宋杂剧的名称和 行当分工,《青楼集志》说院本角色一共五人:副净、副末、引戏、末泥、 孤。与宋杂剧完全相同。

宋元戏文和元杂剧的角色是对宋杂剧的不同继承和发展。宋代 戏文里的角色有生、旦、外、贴、丑、净、末七种(见于《张协状元》),其 中生应该与末泥对应,旦即引戏,外角是生角的扩大(徐渭:《南词叙 录》说外是“生之外又一生”),贴角是旦角的扩大(徐渭说是“旦之外 贴一旦”),净和末是由副净副末转化而来,丑则是戏文的发明。丑是 一位与净一样的花面角色,《南词叙录》说他是“以墨粉涂面,其形甚 丑”,大概是戏文最初起自民间时产生的角色。民间小戏初起时往往 先有小旦小丑两个角色,这在后世许多剧种里都可以找到证明,戏文 初起也应该是由旦、丑组成,后来戏文吸收了宋杂剧的角色,旦和引 戏合并,但由于副净并不能完全取代丑的角色职能,丑就被保留了下 来。戏文形成生旦为主的角色行当,是由于其内容多展示人世上的 悲欢离合,其主人公多为青年男女,但这种角色体制也限制了戏文对 于更广阔社会生活面的表现。元杂剧里的角色,根据元本所提供的, 有正末、小末、外末、冲末、正旦、小旦、外旦、老旦、禾旦、净,又有孤、 驾、孛老、卜儿、徕儿、尊子等,后面的为各类人物名称,不是正式角 色,可以不计。很明显,他们主要可以归入末、旦、净三种角色行当。 其中正末是由宋杂剧的末泥转化而来,正旦应该是由弓I戏转来,净为 副净,而小末、外末、冲末是正末的扩大或副末的转变,小旦、外旦、老 旦、禾旦是正旦的扩大又兼有副净的特色。元杂剧正旦正末可以装 扮的社会人物身份和年龄的距离比较大,这使它可以表现比戏文广 泛得多的社会内容,但也造成以一种角色应工各类人物的缺陷。戏 文和杂剧里面存在的这些不同缺点,说明它们角色行当的设立还都 不够合理完善。

在明代的长期演出过程中,戏文和杂剧的角色都不断完善发展, 例如戏文在《南词叙录》的时代又增加了外旦和小外,徐渭说是“后人 益之”。到了王骥德的时候又增添了贴生(小生)、老旦、小旦,丑则分 化为中净和小净(《曲律•论部色第三十七》)。很明显,角色装扮社会 人物的年龄层次有了更详细的分工,而净色有了很大的发展。杂剧 里则有了搽旦和丑,丑是从戏文里借来的角色。清代前期李斗《扬州 画舫录》卷五记录了当时南方戏班通行的“江湖十二角色”名称,即副 末、老生、正生、老外、大面、二面(即中净)、三面(即小净)、老旦、正 旦、小旦(又名闺门旦)、贴旦(又名风月旦、作旦、武小旦)、杂,比王骥 德时又增加了一个老外和一个杂,但大体上角色从万历以后已经固 定下来,并流行江湖已久了。梆子、皮黄剧种兴起,比传奇表现社会 面更为扩大,在角色体制上既继承前代又有自己的独创,例如从早期 汉口楚曲剧本《英雄志》、《祭风台》里可以看到,它的净行已经发展为 净、二净、花脸、副、丑等众多角色,适宜于扮演众多社会人等。京剧 出现后,逐渐产生了完备而分工细致合理的角色体制,总体上分为 生、旦、净、丑四行,每行里又细分,例如生行里又分为老生(重唱的为 安工老生、重做的为衰派老生、重武的为靠把老生)、武生(长靠武生、 短打武生)、小生(扇子生、雉尾生、穷生、武小生),旦行里又分为青衣 (正旦)、花旦(闺门旦)、刀马旦、武旦、老旦,净行又分为正净(铜锤、 黑头)、架子花、武二花、摔打花,丑行’又分为文丑(兼彩旦)、武丑等。 这时的京剧已经能够在舞台上展现极其广阔的社会生活,对于装扮 社会上每一阶层人等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发展起各种熟练的表现 技巧。

原创文章,作者:xich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1tingxi.com/zhishi/6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